对不起私我的小天使们,但是真的,真的别再识图给我安利别的cp了,真的,我会自己看的,看着看着可能就会觉得很基很腐了,然后我就吃这对了。
现在主ET,副盾铁,LMSS,
福华一生推ヽ(゚∀゚)ノ福华什么时候都合适安利!

这是瑟兰迪尔第一次来中国


别猜了,他其实半点不愿意迈出家门,但有个生意需要他来洽谈。


无聊。


中文对他来说却不难,两三天就学会了认读音节(我给他开的金手指)


所以现在最大的困难反倒是


---我怎么叫他?嗯?他叫啥名我怎么知道。没问,我当时又不知道要我来。啧,合作商算什么,什么?你叫我自己查?


电话那头的加里安都要罢手机了


---对,查一查陌生人之间怎么打招呼。


取名废.2

瑞文戴尔万里无云的一天


作者看了看天空,感叹道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然后她眯了眯眼,望了望领主卧室的阳台,不出意料的看见是瑟兰迪尔王穿着颜色明显不符合他审美的睡衣,一脸慵懒的靠在栏杆上吹风,过了大概两分钟,领主一脸我现在很幸/性福的样子,走到大王后面搂住他的腰,然后两个人很甜蜜的亲在了一起。


作者觉得自己可能需要一双护目镜。


然后她一边诽谤一边牢牢的把人盯住了,望着突然娇羞的大王和越来越来没羞没臊的领主,突然灵光一闪


---看来是时候写...

花吐症(2)

ooc


仍然含大量私设,与原剧情不符


文笔小白


我说一下哈,设定花吐症这事可以把脉把出来,就是说大家都知道  


约莫是过了两个时辰,木精灵们度过了一段混乱的时间。


精灵王表现出的不同寻常的症状让他们无端的感到慌张,好在瑞文戴尔的领主大人也在这,他们相信,陛下一定会得到及时的救治的!


显然他们不知道他们的陛下在人后又吐了两朵花。...


哎哟喂被怂恿着看了‘你的名字’
为什么我没有早点看!!!!超级棒!!!!最后还是he结局!导演良心编剧良心!!!天知道三叶小姐姐流泪的时候我都要哭了!
啊啊啊啊啊两个人都好棒啊!
泷互换身体那一节,就上素描那一节,踢桌子那一节简直,,帅炸了天际!!!!
舔一个长腿小哥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需要这样的最后he了的良心电影啊!!!!!!

烦躁

这也不叫烦躁,我就是有点唾弃自己,明明困的不行了,明明明天就上学了,明明就要期末了,我整夜整夜的不想睡睡不着,脑洞滚来滚去的,最后就要写出来表示表示。
然后这几天就不停的在码字啊,就很绝望啊,我现在的状态跟磕了药一样。
刚开始在网上不停的找粮啊,最后发现都要翻烂了熟的不能再熟了,就开始冥思苦想,脑子里只有睡觉两个字就是不睡就是不睡
我是不是要成仙了啊。

花吐症

背景等我想好了再填
 
ooc

任何花不带花语,切勿自行理解
 

 
加里安觉得瑟兰迪尔不太对劲
 
说不上来的那种
 
但是他无意间撇见他捂着嘴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的样子,他又觉得有必要找瑟兰迪尔问问
 
总管的心思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瑟兰迪尔偶尔的注视也不难看出他打的什么主意,为此他只能一直躲藏。
  
在自己的王国里躲着自己的管家,瑟兰迪尔王开始吐花的第五天也觉得很绝望,怕是不能好了。

你真的以为从嘴里吐出朵花来是什么优雅深沉的举动吗?
 
够了,就算吐出来的确实鲜色亮丽,种类繁多,...

手拿四十米大长刀

其实只有两米,,,

埃尔隆德折了腰,弓着身子低着头,屈膝跪在地上
 
他双手颤抖,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偶尔穿过视线的金光能晃人眼
 
瑟兰迪尔静静的躺在他怀里
 
面无表情又温柔娴静,线条分明的轮廓就像最精巧细致的艺术品
 
不过艺术品是死的
 
他现在也是
 
埃尔隆德感觉腿有点酸,没敢动,怕移了位置,怀里的人就会醒了
 
山丘那边陆陆续续有人下来,和瑟兰迪尔同一个发色的身材高挑的精灵跑的最快,冲在最前面
 
到这了又不太敢发出太大的动静
 
他挪了挪嘴,注视着埃尔隆德的表情,总觉得过于平静,再...

同人文的真相

真的BGM贼重要,我每次听着缘之空的插曲都有种想把受写死的感觉/扶了扶额。当然最后都没舍得/那是因为后面突然开始放欢乐颂我实在没好意思写死人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

兄弟之间长得太像的危险性(2)

时隔多年终于把2吐出来了啊,,,

  我觉着故事情节总跟某个dalao的有点像,,,


---瑟兰!?


---哥!


---埃尔隆德?


随着埃尔隆德出现在门口,气氛立时就凝固了


瑟兰迪尔挑眉,走开了点,自顾自的想把衣服拉上去,没成功,抬头看一眼埃尔隆德


---过来帮我一下。


埃尔隆德脑子一抽,反应就有点不对,没像往常那样殷勤得小跑过去,也没有说话让埃尔洛斯出去,瑟兰迪尔看他杵在门边,死皱着眉头...

一辆短小没什么内涵的文艺车

黑发的传令官被他的王召唤,一项艰巨而愉悦的任务等着他完成。
 
金发的国王为传令官准备好一切。
 
传令官面对状似平静的战场微笑拔剑,他低吼一声冲上去。
 
林间的绿叶盛不住阳光的柔情,蜷了起来。
 
国王抓紧了丝绸,目光所及,皆是战场。
 
沉睡的巨龙被吵嚷唤醒,红色的鳞甲却泛着冷光。
 
传令官回望国王,便再无忧虑,提枪上阵。
 
铁锁缠上去,紧紧的掴住巨龙的脖颈。
 
传令官尽力的冲锋,每一次出剑都用尽气力。
 
鼓舞的号声一道道急如雨下。
 
国王抓碎了丝绸。
 
巨龙仰天长鸣,吐出最后一口炽热的龙...

© 披着半田君皮的老贾 | Powered by LOFTER